Browse By

[佛羅倫斯] 藝術建築包羅萬象之旅 佛羅倫斯美術學院 & 烏菲茲美術館

#本文與Klook合作
佛羅倫斯是文藝復興的發源地,來到這裡除了自由自在的吃美食喝咖啡,如果有專人能夠帶領探索這個城市屬於藝文的那一部分那就再完美不過了!佛羅倫斯有兩個重要的藝術殿堂,分別是佛羅倫斯美術學院和烏菲茲美術館,前者是歐洲第一家美術學校,孕育了達文西、米開朗基羅等知名校友,而著名的「大衛像」原作也置放在此;後者則是美第奇家族將藝術收藏分享給世人,以博物館的形式保存讓更多人能近距離接觸,讓許多藝術作品得以長長久久的被保護著,也是非常們的觀光景點。

Klook這個全天行程結合了市區景點導覽和博物館介紹,其實原本是義大利當地旅行社的兩個行程整併起來的,拿到原始的傳單可以看到,早上是大巴士載送至米開朗基羅廣場、美術學院、步行參觀聖母百花大教堂廣場區域,下午是到乘大巴菲耶索萊遠眺市區,接著回到舊城區參觀Santa Croce Church和領主廣場,最後在烏菲茲美術館結束行程。兩個行程都有1.遠望市區的景點接送、2.免排隊進入博物館且有專人導覽、3.市區重要地標參觀,而且刻意安排不同的景點,就算全天參加景點也不會重複,而且還附贈一餐。

Klook 佛羅倫薩國立美術學院 & 烏菲齊美術館門票訂購頁面-(Klook首次註冊折扣港幣25元折扣碼申請連結

早上行程九點開始,集合的地點是佛羅倫斯SMN車站裡的一間棕梠樹酒吧(google餐廳名稱「Reale」就有,很好找),這裡剛好是車站最側邊的月台旁,有一塊空地可以集合等待。找到排隊的動線跟工作人員報到,就會取得識別貼紙了。這裡有來自全世界的遊客,也有各種不同的旅行團可以選擇,依據不同的貼紙可以辨別參加不同團隊。




棕梠樹酒吧內部看起來氣氛挺好,也是有提供正餐的餐廳,網路評價還不錯,也許是車站附近的一個好選擇。

早上的行程第一站是要出發到米開朗基羅廣場,坐上巴士前先發語音導覽機,通常以英文團和西語團為多數。

大約經過十幾分鐘的車程來到米開朗基羅廣場,廣場中間矗立著大衛像,反正大衛站在高處這樣遠遠的看著舊城區,也算富有深意。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個大衛像呢?至少佛羅倫斯就有三座。

旁邊還有小販販售紀念品,不意外多數都是以大衛為主題(好吧還是我眼裡只見到大衛),總之有一個路人買了一組專門拍攝雕像胯下的明信片,意圖想要以鳥讀人,這主題還蠻適合雕像爆多的義大利呢。

位於阿諾河南岸高處的米開朗基羅廣場,其實從舊城區也是可以走得到,只是要爬坡就比較費力一點。

可以看見佛羅倫斯最顯眼的建築就是聖母百花大教堂和市政廳了,其他的建築物高度都很均一。在這裡看風景的感覺還挺愜意的,不過這畢竟是個遊覽車行程,領隊只給我們15分鐘拍拍照。

遊覽車駛回市區,大夥兒要步行進入國立美術學院。雖然這是個號稱「免排隊」的團,不過還是在門口稍後一下,導遊要一一發票給團員。

義大利博物館多半要安檢,這並沒有花費太多時間,好像習以為常了。

國立美術學院是一間美術學校,至今仍然有在招收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在這裡所參觀的只是美術館開放展覽廳的部分;每年據說120萬人來看大衛像,我想這應該讓學校賺了不少吧?雖然大多數人都是來看大衛的,不過都進場了還是要按照路線稍微欣賞一下其他巨作。在這裡必須要說,講解的領隊非常的認真,還說有很多想要告訴觀眾的部分,大嘆旅行社分配給他的時間根本不夠,他是真心想要將義大利的藝術傳播給大夥兒!

想當然,越接近大衛的地方,人越多……那赤裸裸的大衛,就站在遠方等候大家光臨。

由於大衛站得很高,大部分的人都是由下往上拍他健美的身材,也無怪乎觀眾視角幾乎都是裸露的下體了!最早大衛像是站在市政廳門口的,後來為了保護它移到了美術學院裡頭,市政廳原址放了個複製品。保守的宗教教會們也曾經幫他貼個葉子、金箔什麼的,反正後來是解禁了,因此大家能見到原汁原味的大衛。

據說大衛像的頭部比例有做的稍微大一點,這樣由下往上瞻仰才不會顯得失調。

大衛的頭頂上,可是佛羅倫斯的自然光,這樣拍更顯得大衛的肌肉練得滿不錯的。

看完大衛就進入另一個雕刻展示間,這邊的雕塑放得非常密集,感覺晚上會上演博物館驚魂記那種。

接著又來到一個很多宗教繪畫的房間,這個是喬托的作品,他在文藝復興時期也算是個重要的人物,是畫家也是建築師,接下來要去的聖母百花大教堂旁邊,還有一個他設計的喬托鐘樓。

離開的時候,要進入美術學院的排隊隊伍拿~麽~長,奉勸大家能先買票就買票、能跟團就跟團啊~

導遊帶著大家步行約五分鐘的距離來到聖母百花大教堂,抵達之前還煞有其事地告誡團友,請小心自己的貴重財物。這裡算是佛羅倫斯的首要熱門景點,許多有心人在這裡伺機而動,不可不慎。

對面這個八角形的建築是聖若翰洗者洗禮堂。

以前只有在照片上看過這個教堂,看到本尊真的蠻震撼的,怎麼可以這麼的花俏啊!整座教堂除了外觀精緻細膩外,最為人稱道的是那穹頂,是有史以來最大的磚造穹頂,據說登頂的風光也不錯。因為購票入場的人龍實在太長了,隊伍環了半座教堂有餘,所以只能沿著教堂周圍繞一圈欣賞它的外觀。

教堂一部分正在維修中

這一面除了排隊的隊伍,也可以看到教堂其實有點髒髒舊舊的一面。

穹頂真的很大,最上面還有觀景台可以高處望遠,教堂周圍的店家也算是最熱鬧的區域,有許多餐廳和藥妝店、服飾店等等。

看完教堂上午場就在這邊算是結束了(其實這團感覺好像是主打參觀博物館,市區景點都只是在外面解說)。因為我參加的是全天行程,所以要自行走路到餐廳用餐,然後在下午場報到時間前回到佛羅倫斯車站集合,這都是步行可達的距離,旅行社怕客人迷路還特地製作了地圖小紙條提醒客人(不過隨身網路在手實在無須擔心太多)。

Giannino是這次行程中午餐地點,原本報名行程時不知道確實的餐廳,更別說研究評價,是報到當天才開獎的,這間餐廳的網路評分還不錯,離聖母百花大教堂也很近。外觀看起來是一間普通的餐廳,想不到內部別有洞天,在佛羅倫斯吃飯常常覺得自己是在古蹟裡頭呀!

等到就位的時候發現已經有一些同團的人來用餐了,在這裡給的是配套的義式風味餐點,所以不需要點餐,不過飲料倒是有紅白酒可以提供選擇。

礦泉水和紅酒,覺得有附飲料很貼心,畢竟在餐館飲料都蠻貴的。

前菜生番茄麵包,搭配芝麻葉。

主菜雙色義大利麵,看起來有點寒酸,不過還蠻好吃的。

飯後甜點優格冰沙

飯後散步來到了里卡迪宮Palazzo Medici Riccardi,雖然只是路過但忍不住被這典雅的天井吸引,似乎正在展出一件裝置藝術。
然後下午的行程又是從大巴士開始(當然還有前面報到、發導覽機那些重複的步驟),像我這樣參加全天團的人不多,所以下午可以說是換了一群面孔。

第一個景點是菲耶索萊,是佛羅倫斯北邊的一個小鎮,因為是制高點所以可以遠眺市區景色,原本以為會下車參觀,沒想到只是遊車河,所以錯過最佳的拍照spot,只留下這個不知所云的畫面。這趟大概花了30分鐘的車程,導遊就是在沿途講解一些典故這樣,在大巴聽歷史故事,感覺有些催眠效果。

回市區後的先來到聖十字聖殿(Santa Croce Church),前方就是聖十字聖殿廣場,這個景點最大的特色就是埋葬了許多佛羅倫斯的名人,維基上面就列了一大串名單,但最有名的就是米開朗基羅、伽利略、馬基維利等人;導遊費力地講解,但我卻忍不住被旁邊的街頭藝人吸引,拿著一把吉他唱起情歌就很有魅力!

接著往領主廣場的方向前進,沿路經過了Complesso di San Firenzek和貢迪宮,導遊在這裡稍微講解了一下美第奇家族的事蹟。還說義大利的有錢人很聰明,他們才不喜歡住在什麼荒郊野外的城堡,而是在市區住在這種豪華的宮殿大樓。

來到領主廣場,這裡是市政廳的所在位置,不過第一個注意到的是這裡有好多名牌精品啊,感覺是佛羅倫斯的經濟重地。

然後在市政廳門口又再一次的跟大衛重逢,這是同一天裡第三次看到大衛了。其實大衛本來應該是站在這裡的,但後人捨不得他在戶外風吹雨淋,所以把他移到美術學院擺著,在原址又放了複製品。

市政廳旁的傭兵涼廊其實也是觀光客納涼的地方

烏菲茲美術館就在市政廳旁,也是本團的最後一個目的地,團數眾多形成了人龍,大家不是在排隊買票,而是在等待安檢。

導遊已經索取了門票發給同團的每個人。

烏菲茲美術館館藏豐富,2011年擴增了將近兩倍面積,因此佔地廣大,所以逛不完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喜歡藝術的可以安排多一點時間。

知名館藏太多,沒有逛完整個美術館,所以應該有不少遺漏。在這裡就放幾張印象比較深刻的作品。大部分的館藏都可以直接拍照(當然不能開閃光燈),但是想要有完美的角度、細膩的畫質其實google都有,所以我都是拍一個隨性。

西蒙內·馬蒂尼的《聖母領報和聖瑪加利與聖安沙諾》

桑德羅·波提切利的《維納斯的誕生》

桑德羅·波提切利的《春》

拉斐爾自畫像

最上一個樓層的迴廊還有很多雕塑作品,天花板也有細緻的繪畫,更重要的是窗外就是阿諾河的美景。

可能是某個網美

感覺老橋上人聲鼎沸

館內還有個咖啡廳,走到戶外陽台就是觀賞市政廳塔樓的絕佳地點。

 

一開始跟著導遊走了很久,一邊聽解說,到後來確定這就是最後一個行程就把導覽機還給導遊,可以自己決定逛美術館的節奏。離開烏菲茲美術館後便去老橋散步,老橋被認為是義大利現存最古老的石造封閉拱肩圓弧拱橋,是佛羅倫斯著名的地標。看到橋上竟然有這麼多建築物,覺得猛猛的,上面的商店最早據說都是肉鋪,不過現在呢?讓我們一起來瞧瞧。

整個老橋有志一同地開設了好多銀樓!這景色實在是很妙,也不知道買單的到底是觀光客,還是在地人呢?

橋上有一個我不認識他他也不認識我的雕像

老橋雖然在二戰得以倖存,卻在1960年代的水患遭受嚴重破壞,所以現在看到的已經是重建之後的樣貌。

繼續在佛羅倫斯散步的時光,跟大家分享聖母大殿旁的垃圾桶,其實義大利人對於垃圾這件事情也是蠻隨性的嘛,哈哈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