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印度] 阿格拉|泰姬瑪哈陵/阿格拉堡/迦馬清真寺

認為印度=泰姬瑪哈陵的朋友們好像只要看這篇就好了捏?阿格拉因為有泰姬瑪哈陵的關係所以是個無法拒絕的景點,由於剛經歷瘋狂坐十二小時的客運之旅和又搭了六個小時火車,而且阿格拉我們也不住宿,會直接再坐夜車去瓦拉納西,因此我們決定找一間旅館先休息洗澡,結果一大早找了兩個小時,注意我們可是背了兩個霹靂大背包,都已經快放棄了想說行李去寄放泰姬瑪哈陵,才置之於死地而後生地找到旅館,結果早上還沒有熱水,只能洗冷水澡,瞬間放棄洗臉洗頭只洗個身體就差不多要出門了。

只好無奈以一個黑眼圈(外加沒卸妝好胎哥)和亂髮的姿態參觀這神聖的泰姬瑪哈陵,請珍惜這張特別厚重的門票,因為外國人每人要750rs,是印度人的37.5倍票價,附送一瓶礦泉水也是剛好而已啦。我們兩個人住的旅館都很少超過750rs咧!何況兩個人要1500rs,但是有什麼辦法呢?這就是個無法錯過的景點,被印度吃死死了QQ。

媒體之前還報導了一個震撼的新聞,說泰姬瑪哈陵可能會在2-5年內倒塌,我個人認為要嘛就是印度人會千方百計找到解決的方法來hold住這棵搖財樹,要嘛就是在最後1年漲價……(新聞報導連結),總之對瑪哈陵有愛的不要錯過了!

前進泰姬瑪哈陵就像是一趟伸展台之旅,大家往前衝啊!


穿過紅色的大拱門,隱隱約約就看得到泰姬馬哈陵矗立在正中央,是低,這是一個強調完全對稱的建築物,所以有一種到哪個角度看都長得一樣的錯覺!

哇呼~霧氣有點重所以拍得不夠清楚,但是早上人少一點點,到了近中午人和螞蟻一樣多啊!
接下來就是那種隨著泰姬瑪哈陵越來越近,建築物也越來越大的那種照片。簡直就跟三跪九叩的tempo一樣,每走幾步路就要停下來拍一張以顯示對這世界遺產的尊重。


很顯然印度人也把這裡當作外拍景點啊,什麼七零年代的復古姿勢都出現了。

可以看到泰姬瑪哈陵是長在一個平台上面,正中間的純白建築就是最知名的印度景點啊。



要上那個平台之間還得用鞋套把鞋子包起來。
泰姬瑪哈陵內部禁止拍照,阿不過內部正中央就是泰姬馬哈和他愛人的墓,裡面涼涼的可能是因為石頭蓋的吧。走出來兩邊就是清真寺,一間真的有在正常運作,一間是對了對稱而蓋沒在使用。
據說不同時間來看泰姬馬哈陵有不同的感受,早晨微藍清新、中午純白無瑕、傍晚粉紅宜人,要是遇到滿月(滿月前後兩天有夜間開放)則是紫色魅惑……其實整個來說我覺得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個警衛,非常的盡忠職守地出現在鏡頭前面,平台上有警衛的目的應該是在防止觀光客在這裡做出什麼褻瀆陵寢的事情吧。



仔細欣賞整個建築物的細節(是的,中間還是持續出現該名警衛。)




泰姬瑪哈陵的背面就是一條河,空氣真的太差了啊這裡。

離開泰姬瑪哈陵前當然要去上個廁所,這種國家級的景點廁所通常都會比較乾淨。(路上的公廁是很恐怖的啊!)有一個櫃檯在廁所門口收費,印象中每個人是5rs吧!大家要不要猜猜那個張開雙臂的女生站在那裡是在做什麼呢?嘿嘿,她的功能是擋住了一個「廁所免費」的告示牌。
在市區吃午飯的時候,遇到一個來做志工的台灣人前一天剛到阿格拉玩,他建議我們不要進去阿格拉堡,因為裡面有很多區塊在整修,所以我們也很聽話,只去了阿格拉堡的外面。紅通通的大城牆很是霸氣,一走到大門就會有那種要具備導覽功能的印度人來毛遂自薦,可惜我們沒有要進去。在這裡遇到有人推銷「鞭子」,到底(?)究竟(?)是為何要買鞭子呢?




阿格拉堡斜對面的巴士站,有一大群帳篷貧民窟,還有一堆一堆連燃料都當不成的垃圾。在印度,任何光怪陸離的現象都可能交會。


穿過鐵路及阿格拉堡火車站後站的市集,就可以到達迦馬清真寺,比起印度教的廟宇,清真寺好像都比較welcome參觀。

不過我們一進去就遇到一個像是廟祝的老伯領着我們介紹,對著我們念經文,最後拿出一張爛爛的白紙,說很多觀光客都有donate,上面的簽名還有金額都是1000rs起跳,我們捐了50rs,阿伯悻悻然走了,想當然我們的名字也不在上面(當然也不想要在上面)。

接著在大堂又遇到一個在看課本的小弟,很開心的跟我們聊天,我們問他穆斯林和印度教徒上學的問題他也回答,結果最後居然又問我們可不可以給他錢……呼,這真的就是純真與現實之間的矛盾啊!
進清真寺也是要脫鞋的,這麼廣闊的地面上面還豢養了鴿子,當然滿地都是鴿子大便…..我們想起之前去馬來西亞的清真寺做比較,那是恨不得快脫鞋,因為地板清涼又乾淨的感覺,是渾然不同的。一直在找尋宗教洗禮非常深的印度的那種虔誠的修行感,也許他們才是真的修心派吧!
晚上的夜車是Sleeper Class到瓦拉納西,無空調等級的車是第一次坐,但運氣很好地坐到一個很peaceful的車廂,SL車廂就和3A一樣,只是無空調,所以開窗戶會有灰塵和大風,天花板有三只黑色(因為髒髒的黑)的電風扇,沒有被單枕頭。冬天裡有沒有空調比較沒差,只要準備乾淨的睡袋,還是可以睡得很舒服啦!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