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東京] 淺草觀音寺賞第六代雷門大燈籠

Super hotel淺草分店離淺草觀音寺近的不得了,就是在二天門的旁邊。(如果坐公車的話,也是在二天門站牌下車最近了。)東京剛經歷完一場大雪,就算豔陽高照,地上的雪也難以融化,原來雪一積起來開始融化是這麼的噁心,地上灰灰濕濕,尤其是拖行李,任憑有360度的轉輪還是沒法度。

是說這次雪下成這樣,能看到雪化妝的淺草寺也算運氣不錯。

這天淺草寺參拜信徒眾多,香煙繚繞。有沒有發現日本人超級喜歡穿黑衣服,跟泰國人渾然不同。
不過這些人中間也藏了不少旅行團,到處都能聽到字正腔圓的中文。這門兩旁的兩只大草鞋特別的顯眼。
步行到仲見世通,好像經過的人多,逛街的人少,人潮自然地分成兩路。
大紅的雷神燈籠出現在眼前,這顆燈籠去年才剛換新,目前是第六代。不管這顆燈籠怎麼換,屢屢都是東京最具代表性的拍照點,常見旅遊書以此當封面。來這裡拍燈籠好像是永不退流行的事。

如同台灣人會對廟宇捐獻,日本人也有捐獻的習慣,而且範圍還更廣,幾乎任何東西都可以成為捐獻的題材。究竟是誰捐獻了這顆大燈籠呢?原來是知名的松下電器Panasonic社長,不只是燈籠,其實整座雷門都是松下幸之助企業底下贊助建設的。
而燈籠本尊原來是在京都出生的,這種工藝果然還是留存在古都,不論是和紙、竹子據說都非常的講究,燈籠十年換一次,所以應該可以準備很久的材料吧。重達六七百公斤的燈籠,除了紙和竹子,不曉得是用什麼讓它能夠這麼重呢?
果然是拍照的熱門景點,在這裡拍照務求快狠準!連續自拍了好幾張都對不到燈籠哥,看來已淪落為自拍苦手。櫻花妹果然對這比較得心應手,希望大家頭上都順利出現雷門還是金龍山之類的字眼。
必須要說晚上來拍人真的少很多只是人也黯淡不少就是了。(還真的是每次來都會搜集一次和雷門哥合影的照片)
從雷門走出來不遠,就能看到墨田區三寶,法國人Philippe Starck的設計很奧妙,冒著啤酒泡泡的朝日啤酒辦公大樓和隔壁那棟Asahi Super Dry Hall,是吾妻橋畔最引人注目的焦點。那金色的泡泡實在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排泄物,也難怪會被東京居民稱為便便大樓(うんこビル)了。搭配後面的天空樹,可以說是東京最為耀眼的三個建築物。
離開了復古的淺草,即將前往時髦的表參道,後會有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