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e By

[斯里蘭卡] Kandy康提|萬萬想不到這就是斯里蘭卡

說到斯里蘭卡(舊名字是錫蘭)大家會想到什麼?錫蘭紅茶佛教聖地可能是答案,其實也被葡萄牙、英國相繼殖民國的她,和帝國時期的印度、馬來西亞、印尼的宿命差不多,資源不停的被往外送,而宗主國給予的有限建設,並無法使之馬上富裕起來,因此斯里蘭卡還是保存著很多原始的樣貌,綠綠的島,兩倍大的台灣土地,一千多萬人口。


康提算是我認識斯里蘭卡的第一個城市,下飛機的第一晚按前人說的直奔尼甘布,因為號稱在科倫坡的機場其實離尼甘布比較近,但在機場的第一次叫車,又讓人再度感受到南亞漲得飛快的物價。尼甘布據說當年是被葡萄牙建設的很有異國風情的小鎮,海灘、飯店和滿街的外國人、洋食餐館只讓人對斯里蘭卡的印象充滿了蒙蔽,而且才從馬爾地夫飛來眼裡怎能還容得下其他海灘的沙。於是決定提早啟程至康提,也就是斯里蘭卡王朝時期的首都聖城。

尼甘布的客運總站是我在斯里蘭卡看過最先進的一幢,大家有秩序地等車,周邊盡是販售零嘴和DVD的小店,這趟車程預估是三個小時,實際上則花了四個半小時。
趕緊上車揀了座位坐下。
這裡的巴士長相和印度相近,但顯然斯里蘭卡人比較愛乾淨。但是他們的人際關係距離和印度一樣,能擠就擠、能貼就貼,絲毫沒有在客氣的,尼甘布到康提這條路線將近百公里的距離(又想四個小時的車程,可見時速真的很低。)竟然沿途車上都是滿座。
但只能說應該是路況太差,畢竟這裡的人也是以超車為人生的真諦,往往一聲喇叭響後就毫無顧忌地直直往前衝,一路平安應該是車子前面有那麼多佛祖保佑。
開進了山路,經過數不清的城市,孩子都放學了。手機地圖上點點越來越接近康提,但屁股的知覺也越來越接近麻痺。
車子駛進康提的市區總站,塵沙滿佈將我對斯里蘭卡好山好水的想像狠狠打斷。
原來這是一個熱鬧的城市,也是教科文組織認定的世界遺產之一,原因就在這座佛牙寺。傳說中印度公主將佛牙偷偷地帶來斯里蘭卡,只因擁有了佛牙就是握有了權力。佛牙自從4世紀以來就被供奉在這裡,也有一說戰火早已讓佛牙消失滅跡,現在供奉的是複製品。外國人進入佛牙寺需要付當地人十數倍的門票1000盧比,相機還要另外收錢,進了佛牙寺還只能看到一堵門,連裝著裝著佛牙的神龕都不能瞧見(據說每天有固定的時刻開放觀看神龕)。
總之我沒有那個熱情進去觀看佛牙舍利,據說不遠的台灣高雄佛光山那位人在台灣心在大陸的星雲法師那邊也有一顆「不確定是不是真的」的佛牙舍利,那顆我都沒看了有必要對斯里蘭卡這一顆這麼認真嗎?(抱歉了弟子不敬,當地的人可是非常虔誠的,有可以依賴的信仰是好事。)佛牙寺旁邊的人工湖,清晨黃昏時刻倒是非常美麗。
當地人真的非常虔誠,每天都有好多人湧入佛牙寺。難怪英國當時想要毀了這一座城市,但是卻摧毀不了真正的信仰。
寺外有好多蓮花攤販,蓮花是用來帶進佛寺供養的。

花大概半天的時間就能把康提市區逛完,這裡通常是旅人前往Nuwara Eliya的前一站,我也不例外。

英國人留下了不少洋味濃厚的建築在市中心。
熱鬧無比的小鎮,聚集了許多藥房和醫院,在斯里蘭卡就學和醫療都是免費的,但是效率和品質不彰,有錢的人會去私立醫院和學校。路上行人、車潮都川流不息,從早到晚都看見戴著安全帽的交通警察沒有成效的指揮交通。
放棄指揮交通還順便逛起了旁邊攤販的警察。
斯里蘭卡2009年結束內戰後,這幾年也接受了不少的中國資源,大刀闊斧的維新當中。此時正是他們總統大選的時候,戰功彪炳的總統連任了兩任更改法律只為了選第三任,再戰一程卻敗給了新的總統候選人。親中的前總統以非常小的差距選舉落敗,不曉得這是否也代表了斯里蘭卡對中國勢力的反制呢?看到為了發展地方建設,原本翁蓊鬱鬱的大樹被砍成一截一截的,真的很不開心啊!
斯里蘭卡的鐵路不若印度那般發達,客運負載了較大宗的交通量,也因此火車班次不多,人們習慣在鐵軌上來往穿梭。
據說斯里蘭卡僧侶的地位很高,一般人見到要行跪拜禮(有嗎?)和僧侶對話時,不論是站著、坐著都必須要低於他的頭部。(猜想僧侶躺著或趴著的時候大概沒有人要跟他們說話)
臨時收到火車票被取消的簡訊,原來是因為土石流因此火車停駛了,原訂搭火車到Nuwara Eliya,因為這一段高山鐵路在觀光界非常聞名。趕至Peradeniya車站詢問,站務員給我買了比原來更早班的票。不能理解的是這段路不都是單軌鐵路,為何中午的火車因為土石流取消,而早上的車卻仍然可以通行呢?
但隔天依然是順利搭到火車,也真的抵達Nuwara Eliya,那個謎就留在心中吧!
人家都說斯里蘭卡的小孩愛照相,果然是真的,在這裡就遇到一對兄妹要求我拍他們,拍完給他們看笑得合不攏嘴。(印度小孩就會衝過來說money、chocolate….)
在Kandy得到最大的慰藉,就是這裡有一間道地的中國菜餐廳,就叫做竹園(Bamboo Garden),能夠勉強慰勞一下許多天沒有吃到熟悉味道的胃。這也是一間熱門的餐廳,因為剛好是一個能夠欣賞湖景的絕佳位置,又有提供酒類,整間店幾乎都是老外。
斯里蘭卡店員說他最喜歡吃魚香茄子,不過還是點了宮保雞丁和泰式魚柳來試試口味,果真不錯!配上當地的啤酒Lion啤酒,覺得非常清涼。
離開了Kandy,頭也不回地前往Nuwara Eliya,據說山中小城的溫度只有十來度,真是讓我期待的不得了。

發表迴響